中国中央委员会对政局宣言(一九二七年七月十三

时间:2019-09-01

  

中国中央委员会对政局宣言(一九二七年七月十三日)

  中国中央委员会,在这革命之危急存亡的时候,对于你们发表宣言,意思是要解释明白国民政府在反动阴谋之下的政局,以及本党为保持民众之革命胜利而奋斗的政策。

  既然有这种决心,自然更加要与巩固的联合,而为双方共同的任务奋斗。派遣自己的党员加人国民政府,同时当然认定的指导机关将要很诚意的履行自己第三次全体会议所规定的责任,当能和本党党员之参加政府者共同努力于革命斗争之进展。

  中国亦将为城市小资产阶级的利益而斗争:废除一切直接间接的苛捐杂税,制定统一的稳定的货弊〔币〕,反对新旧军阀阻碍商业交通,保护本国工商业以反抗帝国主义的经济压迫,反对买办高利盘剥者之剥削小资产阶级。

  正因为人民相信中央及国民政府是革命的,中国也是如此,正因为这个绿〔缘〕故,所以那国民政府领域之内反抗封建余孽列强侵略的工衣运动,乃有如此迅速和广大的规模。两湖农民有好几百万都奋起斗争,反抗封建阶级的统治,反对豪绅地主贪官污吏及军阀,要求孙中山先生“耕者有其田”的标语之实现,要求平民政权之建立。城市中的工人,也努力的起来推翻残酷的牛马似的劳动条件。如果中央真能依据民众运动,那么千余万有组织的农民,二百八十余万有组织的工人,必定要成为国民革命之极巩固的基础。那时,中国的封建制度,必定要受着致命的打击,而不能复活。然而的指导机关不愿意如此!中央与垂死的封建阶级及资产阶级的关系,却比他与中国新兴的革命力量的关系更加密切些,因此,的许多领袖消极动摇犹豫得不堪言状,其结果,领导权又落在反动军人之手。

  然而最近几月的政局,使中国一切革命人民大大的失望。的指导机关及国民政府,并不实行那第三次中央全体会议的决议及责任。中央自己将人民的希望打消了,--中国入民原本是相信的中央及其许多领袖是革命的!

  中国将要反对一切封建余孽,力求革命之完全胜利,以求中国经济政治文化之发展。

  国民革命领袖孙中山先生之光荣的旗帜永久是在革命的民众,工农兵学小资产阶级广大的群众方面,决非反动的妥协的伪所能盗窃的。中国几万万的民众始终要认得真正革命的的旗帜,始终知道中国永久站在国民革命的最前线;民众的力量始终要战胜一切反动叛徒的野心,而完成中国的国民革命:

  然而一方面固然逐步的得着胜利,中国劳动民众固然警醒起来努力于自己的组织和斗争,而别方面,平民之明的暗的仇敌,也就觉察得到自己的危险,寻找种种方法来阻遏革命进展的潮流。他们的手段和方法有许多种。外国帝国主义者派遣军舰军队到中国,驱使他们的爪牙北方军阀作战,并且挑拨离间国民革命军的长官。以前军阀是公开的反对的,后来看见不能够反对革命的伟大旗帜,于是假意归顺革命,戴起的假面具,想在内部来从事破坏革命。至于豪绅地主,贪官污吏,买办阶级以及一切反革命派,更是用尽方法压迫工农运动,或是公开的用武力来摧残,或是秘密的用挑拨离间造谣诬告的手段来破坏。资产阶级呢,他以前是和群众运动同路的,随后看见群众运动的发展而吓退了,于是宁可跑到革命的敌人方面去,只要能够工农运动,--可见中国资产阶级,宁可心甘情愿的替帝国主义者当奴才,婢膝奴颜的求他们谅解,却不肯牺牲一个大钱来改善工农的生活!

  这种情形是中央多数领袖公开的赞助反革命军官,一般都是动摇妥协的政策,其结果,使反革命在武汉首都,也筑下巩固的基础。近日已在公开的准备政变,以反对中国人民极大多数的利益及孙中山先生之根本主义与政策。

  中国将要更加努力,以实现并巩固中国革命与世界无产阶级被压迫民族及苏联之真正联盟。

  一年以前,的政权还不过在广东一省,而在此之前,甚至广东省内还有许多区域,和中国其他各地一样,都在反动军阀的掌握之中。--这些反动军阀,继续不断的自相攻战,极其残酷的压迫平民,将我们中国零星分割而出卖于外国帝国主义,维持着垂死的封建制度;这种特殊的封建制度,使几万万民众永久的处于奴隶地位,永久的穷困饥饿。然而从改组之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在孙中山先生指导之下,造成了广东的革命基础;从广东向北发展,得着全国各地革命平民的响应,居然将许多巨大的军阀逐一的打倒,--这些大军阀的武装力量其实比国民革命军要利害得多呢。吴佩孚的势力被歼灭于两湖,孙传芳的五省联军也被打败,最近张作霖又在河南败绩。中国之大部分,已经脱离旧时军阀的统治,民众应当可以自由的组织起来,以求自己及中国之最后解放。革命运动的力量,已经有伟大的表演,甚至于列强帝国主义也不得不向群众的猛进让步:例如英国在汉口九江的租界竟不能不交还中国,并且始终不敢公开的实行其久已准备的武装干涉。这种革命胜利的原因何在呢?何以军阀帝国主义不能不对于革命民众的进攻而退却呢?

  本党的观察,认为中央及国民政府多数领袖的这种政策,--实足以使国民革命陷于澌灭。这种政策使武汉同化于南京,变成新式军阀的结合与纷争。可使宰割中国的吴佩孚张作霖孙传芳及其他军阀的旧统治,仍旧一变而为瓜分中国的蒋介石冯玉祥许克祥等新式军阀伪之统治。中国仍将继续受着残酷的剥削,革命将受普遍的摧残,民众将更受无限痛苦,封建的无政府状态将要高奏凯旋,帝国主义的统治更加可以稳定。中国永久为工农兵学小资产阶级广大的民众利益而奋斗,决不能对于中央现时这种政策负责。中国反对这种政策,因为对于他,民众利益是至高无上的。几千员,在革命军进攻武昌南昌的时候,在攻打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的时候,在广东的田间上海广州的街市反抗蒋介石派叛徒的时候,在湖南湖北反抗反动军宫的时候,--战死的战死,被残杀的被残杀,凡此一切已足证明永久与工农民众共同奋斗,不顾任何巨大的牺牲,--就在国民政府及中央抛弃劳动民众的时候,亦是如此。

  注释〔1〕一九二七年四月上旬到五月初,土地委员会开会讨论土地问题,最后提出了《关于土地制度改良的决议》草案,确定没收反革命分子和大地主土地,而目前还只实行减租减息。这个草案送交中央以后,汪精卫拒绝批准,中央决定不公布。

  所以中央第三次全体会议,足以悉显的指导机关决心抵抗反动进攻,而且愿意广大的发展工农运动以保障国民革命之向前进展。

  中国更将为兵士的利益而斗争,要求兵饷按时发给,反对克扣兵饷,要求改良兵士的待遇及生活条件,反对新旧军阀牺牲兵士的生命而从事于争权夺利的私战,主张兵士退伍后应由国家发给土地或与以工作,使得从事于和平的生产事业,对于归入革命营垒的所谓土匪游民亦应当如此。

  现在早已到了中央应当选择正道的最后时机:究竞是同着革命前进还是同着反动后退!直到最近,中央及国民政府仍旧是不肯决然的同着革命前进,仍旧继续限制群众运动的政策,任令一切反革命行动不受任何惩罚。对于湖南的反革命政变,没有任何的处置;国民政府反而默认这些政变而加以掩护,与以合法的根据,使反动派得以完全摧残工农运动。湖北夏斗寅的反动势力并未歼灭,其实很有充足的军力足以办到。而湖北各县的反动派,却摧灭了许多的农民协会。国民政府不但绝无肃清反动的办法,反而事实上帮助反动派的进攻,--因为政府的政策是解散或改组工农团体,这些工农团体的罪状,就是努力牺牲以反抗封建制度而已!

  中国将继续绝不妥协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力争废除一切不平等的条约,收回租界,取消治外法权,实行关税自主,解放中国。

  中国更将继续进增工人利益的斗争:八小时工作制,最低工资的严格确定,改良劳动条件,救济失业工人,保护女工童工,力争工人罢工集会结社言论出版之自由及工人之武装自卫。

  中国将继续反对军阀的斗争,力争国家的统一,建立地方及中央的民权主义的政治。

  一切工入农民兵士及一般革命平民,不论是员或员,都可以知道:中国是始终与你们共同奋斗到底的,必定能够引导民众经过革命的一切艰苦时期,去达到最后的胜利,国民革命的成功。中国必将努力奋斗,反抗反动军官封建豪绅的〔及〕资产阶级完全攫政〔取〕国民革命运动的阴谋,反抗他们屠杀工农剥削民众的政策;他们这种阴谋和暴行是使革命破产,实在就是和帝国主义妥协,--因为抛弃土地革命,就是抛奔消灭封建制度的革命运动,而封建制度不消威〔灭〕,帝国主义的压迫是决不能推翻的。

  再则,国民革命军中本来有许多长官,冒着的招牌而自己扩充武力,搜括金钱;到后来,他们看见民众的胜利将近实现,各种各式的军阀制度都要完全灭亡,--就公开的背叛革命,同着资产阶级共同积聚力量,以攫取国民革命的指挥权,压迫工农,而与人民的仇敌妥协。

  今年四月间,中央已经拒绝公布土地委员会关于土地制度改良的决议草案〔1〕,当然更不说实行了。而劳动法的制定与公布更遇到许多阻碍。中央及国民政府,照理应当注意中国平民之被压迫阶级,工人农民手工工人的呼声,但是他却不是如此,他专听豪绅地主出身的反动军官,--这些反动的军官是时时反对农动的。今年四五月间,正是应当实行社会改良以扫除城乡封建关系之根株,而与反动派以致命的打击的时候,正是应当武装工农以抵抗反革命的时候,--在这种时候,领袖及国民政府反而发出许多训令宣言,专以限制工农运动,更使动摇犹豫的分子转移于反动派方面去,并放任反动派使能自由的准备进攻革命。反动军官利用这些犹豫动摇的政策,而公开的反攻民众运动。反动的恶浪陆续继起:蒋介石走狗的杨森进攻鄂西,于学忠张联升等叛变于湖北西北,夏斗寅进窥武昌,许克详实行政变于湖南,以及最近冯玉祥表明反对工农群众运动及。工农的血流遍中原,民众组织备受摧残,反动潮流日益汹涌,革命的胜利全被消灭!

  革命胜利的原因,当然不在某某总司令某某军长的善战,亦不在某某领袖的善于外交,而在于革命得着中国人民之极大多数的赞助,尤其是工农群众的努力,并且有各种被压迫阶级因反抗一切剥削而团结的坚固的革命联盟。中国革命之伟大领袖总理孙中山先生,根据革命的而明定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革命之进行当在此三大政策领导之下的时候,国民革命日见其巩固发展,而成为革命敌入所震骇失措的伟大力量。中国受帝国主义国内军阀的压迫,已经几十百年,如今走上了自由解放独立的道路,眼见得可以得着经济发展的前途;所以中国的农民,本是几百千年受豪绅地主的压迫;中国的工人,本是在囚徒牛马似的条件之下工作;中国的贫苦市民,手工工人以及小商人,本是异常的贫困,日趋于破产;--他们这些极大多数的中国平民,在这一时期之中都奋起斗争,力求自己的解放。民众在三大政策之下得以勇猛前进,捶碎帝国主义军阀封建制度之锁链,而锻炼解放中国的武器,以力争极大多数人民之民权,以解除中国之束缚,以消灭中国经济发展之障碍。

  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日蒋介石在广州的叛变,便是这种阴谋的第一步,然而没有完全成功。这是因为北伐的胜利解放了中部中国,民众运动积极的自动的发展,表现伟大的新的力量,足以打击军事独裁的暴力。然而蒋介石的野心不死,他到今年三月间,便公开的叛离国民政府,夺取东南诸省,自江西至上海沿途屠杀工农,而把持于自己掌握之中。

  当时的领袖对于蒋介石的叛变,对于这种阶级分化的现象,持甚么样的态度呢?那时指导机关的革命性还没有用尽,他们所代表的社会阶级也还有些前进的勇气。今年三月间武汉中央第三次全体会议,就足以表示的指导机关,还能够依据于有组织的工农群众,以抵抗反动。因此,中国决定完全赞助武汉的中央,使他易于团结大多数人民而与封建资产阶级及反动潮流相奋斗,并且中国决定自己的党员应加入国民政府,以分负武汉在此艰巨时期的重任。中央第三次全体会议的许多议决案,形成我们联盟的政纲。这些决议是:巩固党权推翻军事独裁;一切反革命;实行乡村自治召集省民会议以实现国家政权之民主化;为赞助工农经济状况之改善而设立农政部劳工部,以便制定改良社会之法则,而实行之;坚决的赞助工农群众运动,以及其他。

  中国将继续解放农民之斗争:地主的田地无代价的交与耕种的农民,保护小田主的田地享有权,不没收的田地当实行极大限度的减租,废除苛捐杂税陋规苛约,改良雇农之待遇增加其工资,解除豪绅地主贪官污吏之武装,推翻其政权,力争农民武装自卫之权,建立乡村自治,限制高利盘剥,设立农民合作社,要求国家以充分的经济辅助农业,并实行拨款借贷于农民。

  凡此一切革命工作,中国都要和党员群众一切真正革命分子,共同去实行--因此员决无理由可以退出,或者甚至于抛弃与合作的政策。如果的指导机关及国民政府真能实行这种革命政策--反对帝国主义军阀封建制度及反动派的阴谋,那么,中国必以全力赞助这种真正革命政策;但是,中国永久认为革命的利益民众的利益高于一切--较之保存某种政治联盟领袖结合高出十倍。中国不能放任背叛革命的军人以及犹豫骑墙的政治家,冒充假借孙中山先生的旗号以自文怖。中国决意与一切革命分子合作,只要他们能够诚实的坚决的板据三大政策而奋斗--民族解放民权政治民生改善的,联俄联共赞助工农的三大政策,是伟大的孙中山先生之遗训。所以中国,必定严厉的揭发一切假借孙中山先生旗号的伪之出卖革命。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